把酒临枫

最爱我的人别紧张,我的固执很善良

什么品种的绝世小嗲精啊,我疯球了!!
说要演哭给他哥看,就撇着嘴挤出八字眉和可怜巴巴的狗狗眼,还发出“嗯——”的呜咽声,这是什么高级撒娇操作啊,服气了!

【凉虔】情盲 · 中(ooc慎入)

本文纯属虚构,请勿上升真人。

老刘名义女友设定,奇奇略带腹黑画风,注意避雷。

凉虔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。


建议先点我看上一章


4.


一声巨响吵不醒因醉酒而酣睡的队友们,但这一拳是结结实实的打在凉晨脸上了。虔诚觉得方才灌入的酒精因子此刻都在他血脉里沸腾,他气的脸都红了,嗓间哽的难受,却骂不出什么来,就如同凉晨抬起手背抹过嘴角跟他说。


“你要是想解释,一句玩笑话也就圆过去了,反正咱俩哪次不是把操来操去挂在嘴边的,可是刘学煌,你真的撒得了这个谎吗?”


虔诚揪着他衣领用力到指节都泛白,一双赛场上操作稳如狗的手此刻抖...

抠个小糖
老刘用的扇子是奇奇的应援扇

【凉虔】情盲 · 上(ooc慎入)

本文纯属虚构,请勿上升真人。

老刘名义女友设定,奇奇略带腹黑画风,注意避雷。

凉虔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。


1.


人间四月天时,虔诚读到过一篇文章。


他的战队基地是带着些欧洲中世纪色彩的复古式建筑,院子里种了一片洋槐,彼时正值花期,开的生机勃勃,只消往窗外一抬眼,便被纯白占了满目,姿态是极蛮横的,但当风吹过时,丁点儿大的小花摇落满地,倒也显得楚楚怜人。


虔诚在那个午后躺在阳光里懒倦,长指划着屏幕,随意翻找些许打发碎片时间的读物,最终停在了微信推送的两字标题上。


情盲。


指在情感方面的“盲”,是一种先天性情感障碍,对待他人或自身的感情缺乏辨别能力,主要...

点梗?

想开凉虔车,接点梗,虔凉也行

【凉虔】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。

.


“外面天气怎样?” 


昨夜雨疾风骤,虔诚又贪了一路的凉,不仅满头发丝湿了彻底,肩头和裤脚也被水光染透,早起他便觉得不大好了,临近出发前更是眼皮微沉,嗓间发痒,一句话问的鼻音极重,瓮声瓮气。


“凉爽,微风。”


一笑这样答着,带着从外面沾回的清新香气,略过虔诚鼻间时,他因鼻塞而的退化嗅觉迟钝了半晌,才后知后觉认定这是雨后泥土的清香。他想,连号称最注重养生的人都给出如此评价,看来坏天气是真的走了。


“虔诚,状态会不会受影响呀?”


化妆师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在几次试图用粉底遮盖他因感冒而泛红的鼻尖失败后,终于还是放弃了,她简单扫了扫那双被她称作生来该是美...

【凉虔】仍凉(苦中作乐向小甜饼)

.


想来沪上五月末难有这样的天。


一场连绵的雨裹挟海面潮腥笼罩而来,阴缠了几日不见晴好,钢筋铁骨构筑的魔都被浇了个透,地面积水成渊,连同此前蠢蠢欲动的夏日初光都被重新封入尘土,好像那些指缝间的绚烂都只是昙花一现,窥探结束后,仍是彻骨的凉。


晚间的气温总是叫人为难,长衫闷热,短袖尚觉冷,虔诚拢着衣襟手足无措了半晌,才决定将外套披在肩上,挡一挡场馆外带着湿气的风。一抬眼才发现走在前面的凉晨似无言默契一般,两只空荡袖管随步履摇晃,背后金粉涂饰的队标离开镁光灯的照射只能兀自黯淡。


多像饱经风霜的战袍。


一步迈出便是扑面而来的湿寒,吹透了单薄衣料,激得虔诚浑身猛然战栗,耳尖...

【西米露】禁果(西幻AU,R20)

西方神话衍生,有车,有双性情节,注意避雷。

一直觉得西米露的名字不玩这个梗可惜了。

背景简介:

原圣光六翼炽天使路西法因拒绝臣服于圣子,率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反叛,经过一场激战后被米迦勒击败,堕入地狱成为恶魔。而米迦勒成为大天使长。

(以上参考《神曲》《失乐园》《天神右翼》)

后米迦勒因深爱路西法遭到神遣,被封印了神力和记忆来到人界,路西法化为人类模样追来,一直陪伴在米迦勒身边,见他久久不能觉醒便出手干预,将记录了当年两人情事的禁忌之藤化为书籍,在梦里还原了当时的情景。

点我上车。

【泰辰】惊蛰 · 第一章(现实向)

1.

节后返程的高峰期,即使深夜依旧满是熙攘人群。陈乐坐在候机室里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,他亲爱的男朋友此刻正在直播,并没有回微信,他只好点开微博解闷。

私信显示99+的红点,陈乐随手点开,然后一双英眉便紧紧蹙起。最近几条几乎都在说同一件事,他的佛系小男友生病了。

“泰神,辰鬼直播的时候肚子痛呢。”
“大哥,大嫂吃外卖吃坏啦,好像挺严重的诶。”
“你圆妃生病了还在坚持直播,快去关心一下。”

陈乐立马打开某鱼APP,切换了小号,熟练输入了这是瘦辰鬼的房间号点进去,画面加载出来,摄像头没开,声音也只能听到五排车队其他人的骚话,而左斌只有在被问到的时候才回答一两句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
“这个len,搞什么啊。”

陈...

【泰辰/西米露】直到世界尽头 · 第一章(星战AU/ABO)

-


 弗里达星系,雷恩星。

人们在废墟里欢呼。

这里被战火笼罩了太久,物资匮乏,一片荒芜。幸存者把仅有的酒肉拿出来,围着那架战舰跳舞。他们把这一切献给救赎者,为他们驱逐侵略,平息战乱的英雄。KPL军团,联盟最锋利的剑,赋予他们新生。

阿泰端着酒杯走进驾驶舱,一屁股坐上操作台,斑驳战靴毫不怜惜的踏在造价高昂的仪表盘上,视窗在非战斗状态下回归透明,他看着外面欢呼雀跃的人群,却无法被那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所感染。

心里有遗憾的人,大概永远无法再从战争中获得快感。他用血汗拼出了太多场胜利,可在他心底,永远无法忘记那年壮烈的一幕。KPL战队自新联盟建立以来未吃败仗,可在地球时代的末端,却有过一场天翻...

© 把酒临枫 | Powered by LOFTER